泰州问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泰州问政 首页 文化 名胜古迹 查看内容

税务街下 古税桥

2018-3-12| 发布者: zw123| 查看: 425

摘要: 列为市文物保护单位的古税务桥遗址位于海陵路与税务街交叉口处画家贾广慧据老人们忆旧所绘《泰州税务桥》图宋“泰州西溪镇茶盐酒税务朱记”铜印古税务桥考古发掘现场(资料图)独树一帜的泰州盐税文化,因一座横跨城 ...

列为市文物保护单位的古税务桥遗址位于海陵路与税务街交叉口处

画家贾广慧据老人们忆旧所绘《泰州税务桥》图

宋“泰州西溪镇茶盐酒税务朱记”铜印

古税务桥考古发掘现场(资料图)

独树一帜的泰州盐税文化,因一座横跨城区中市河的税务桥,而显得更加别致。

如今,那座始建于宋淳熙十一年(1184年)的古税务桥仍深埋于原址。但由古税务桥派生出的一条税务街至今依然熙熙攘攘,连同矗立在街中的两座新建的“古税务街”牌坊,向来往的世人诉说着泰州盐税文化的源远流长、历久弥新。

亭间

因盐而生的古泰州之名

泰州盐税文化中有一个不该忽略的名词——亭间,它是自战国海阳、西汉海陵之后古泰州的第三个名字。古泰州作为我国食盐的主要产区,因而有了与盐业生产相关的这一名称,也是泰州诸多名称中惟一因产业而生的古地名。

西汉时,汉高祖刘邦封侄子刘濞(公元前216-前154年)为诸侯国吴国国王,古泰州归属吴国。成为吴王的刘濞,为达到他强国、谋反的用心,在先人“煮海水为盐”已成“淮南盐”品牌的基础上,在古泰州沿海大肆兴建盐场。待“仓廪实”而有余,他要把食盐销售出去,便下令开挖了如今所称之老通扬运河,从夫差所开邗沟茱萸湾,直抵海陵仓,最终通达当时“盐场之最”的如皋蟠溪。古泰州盐业由此产销一条龙,其勃兴的盐业生产模式影响后世多年。

西汉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海阳更名海陵。新莽时期(8-23年),全国郡县更名,古泰州叫了一个如今不大提及的名字:亭间。

怎么叫了这个好像既不会形会意,也难明究里的亭间?其实原因简单:古代煮盐者被称为亭户,煮盐的地方叫亭场,而古泰州作为我国的食盐主要产区,亭间就这么成了自海阳、海陵之后的古泰州第三个名称。

虽说亭间之名存世时间极短,海陵又很快恢复本名,但海陵盐业在全国的重要影响却由此进一步凸显。到了唐开元元年(713年),设海陵监——后位列当时全国的十大盐监之首,专门管理辖内盐场,海陵盐业蒸蒸日上。

南唐昇元元年(937年)设置泰州。昇元二年(938年)《泰州重展筑子城记》碑文有云:“咸鹾赡溢,职赋殷繁……以兹升建”;宋马令撰《南唐书》中云:海陵监“供亿公费,不知限极,烈主喜之,及以海陵为泰州……”由这些所记可见,这一由县为州的升级,与泰州的盐税实力关系太大了。

元脱脱等撰《宋史·食货志》中说,唐大历(766-779年)间盐利“增至六百余万缗,天下之赋,盐利居半”,这是说唐代盐税曾占去国家税收的一半;“隆兴元年(1163年)以来,泰州海陵一监,支盐三十万席,为钱六七百万缗,则是一州之数,过唐举天下之数矣”,而宋代泰州盐税收入却超过唐代全国盐税总和,也就是说宋代泰州盐税收入曾远超唐代国家税赋的全部。

巨额的盐税收入,当时在泰州、在我国一定是让人心花怒放的,不过这里面也浸透了广大盐民的血汗,当应铭记。而亭间作为古泰州之海阳、海陵、吴陵等名称中惟一因产业而生的古地名,是古泰州盐业发达、也是古泰州繁荣的一个重要佐证,当为泰州盐税文化中落到实处而不可或缺的重要名词。

税务桥

因盐而来的泰州名桥

如今可见泰州最早的地方史志,是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黄佑等纂成的《泰州志》,其“桥渡”篇中载记说:“太平桥:南水门入第四桥,俗呼税务桥。”

约在明崇祯六年(1633年)由刘万春纂成的《泰州志》,也写到“太平桥”:“淳熙十一年,守万钟建,嘉定十一年李骏重建,又圮。洪武三年,守张遇林建,南水门入第四桥也。以近税务,俗谓之税务桥。”

到了清道光六年(1826年),王有庆等纂《泰州志》这么记载“太平桥”:“宋淳熙十一年,州守万钟建,嘉定十一年李骏重建,后圮。明洪武三年,知州张遇林建,今名税务桥。案,宫伟镠《庭闻州世说》云,崇明桥南水门入第四桥,旧近税务,俗谓之税务桥。”

税务桥是我国唯一以“税务”命名的桥,虽说最初它只是以民间的俗话而进入史志,但民间的力量却足够大地影响了历史,从而有了如今泰州盐税文化中的一个亮点。

税务桥建在泰州中市河上,中市河即南北走向的市河中段——另尚有东西向的两条市河。曾经的“双水绕城”之说,即所谓市河与泰州城河形成的水城格局。具体说来,中市河地处今泰州海陵城区海陵路西侧,路与河并行。原本稍窄却笔直的这条人工长河,据考证,为唐代中晚期的产物,如今除了虹桥、暮春桥往南一段尚存之外,另外依次跨越中市河的昇仙桥、八字桥、税务桥、陈家桥、大林桥、王家桥等,皆先后填河、埋桥、拆桥,仅存桥名。

税务桥经历了“三起三落”,宋淳熙十一年(1184年),嘉定十一年(1218年),明洪武三年(1370年),分别为税务桥新建、重建的年份,再而三地修建税务桥,可见这座桥的重要,因为它“近税务”,所谓“近税务”是人们由太平桥东下来,即为税务衙门“课税局”(今海陵区政协址),通常泰州及周边地区的盐商、南北货商和船民,他们把船停靠在就近的太平桥下,不多步即可进入课税局完税。可以想象,他们常来常往于太平桥边,要做的事就是到税务衙门交纳税款,心中所念,手中要办,皆为税务,把太平桥脱口而出说成税务桥,该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时间、年代一长,太平桥便成了不变的税务桥。

税务桥自明代开始,被邑人名士写进了诗中。嘉靖进士、巡盐御史凌儒(1518-1598年)《吟税务桥》云:“岁课垂名旧,中城路不赊。总戎司马第,簪笔夕郎家。东海迎朝日,西山送晚霞。从来冠盖里,时过七香车。”万历进士、浙江布政司参政刘万春(?-1645年)《税务桥次凌儒韵》云:“中市虹飞处,当垆酒易赊。棠郊邻此地,杏馆属吾家。小割西湖水,遥分东岳霞。一从蠲税后,不复榷舟车。”两位名人雅士的唱和,将税务桥的繁华与周边景色融合为难得的泰州吟咏,为税务桥锦上添花。

清代贡生诗人金长福(1797-1871年)有《海陵竹枝词》观今思昔,遥想“税务桥”:“商贾如云市井嚣,诘奸禁暴又轻徭。原知估榷关生计,记否前朝税务桥。”从清末到民国,由于国家盐务管理政策的调整,泰州税务桥已不再繁华,1949年后,因河塞桥废,税务桥被埋入地下。

1985年,泰州市人民政府将税务桥遗址列入泰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并在原址边竖立了“税务桥遗址”碑。1996年,泰州市旧城改造时“遗址”碑被拆除,但古税务桥却同时得以重见天日:这是在“遗址”处铺设下水管道的施工中,意外挖掘出来的。

今人似乎从未见识的古税务桥,有了文物保护部门现场鉴定后的说明:“该桥为单拱弧形,跨度约5.6米,矢高2.5米,用……大青砖一顺一竖相间叠砌四层,砖间用黄泥拌石灰粘合,此类砖砌孔桥较为少见,经初步鉴定为明初所建……”又有资料说,这次偶然挖掘现身后,因种种原因而未作彻底挖掘,故仍覆土封存地下。

作为文物的古税务桥挖掘终止之时,正是文化的古税务桥挖掘的开始。国家税务总局的领导重视这座我国唯一以“税务”命名的古桥,专程来泰州考察。泰州国税局王申筛也为古税务桥展开了走访,在调查几位老人后形成了文字:

古税务桥为砖砌单拱弧形,桥高约四米,东西各有十五六级台阶,桥面和台阶铺麻黄石板,桥面宽约七米,东西长约八米,桥栏杆高约一米,亦为砖砌;紧靠桥顶北栏建有吉祥庵,坐北朝南,从东到西共为两间小五架梁房,庵前为人行过道,再往南有一块影壁约两米五见方正对庵门。桥东北坡上有一坐北朝南的茶水炉,茶水炉东隔壁为一小肉铺,紧接着是在拐角口的扬子烧饼店……

税务街

千年古街今逢春

和税务桥一样,清末、民国年间的税务街,似乎也遭遇了冷落,税务街两侧渐渐变成了市民百姓的安居之地。1949年以后,人丁兴旺的税务街却呈现出另一派生机。

税务桥边古税街,盐税文化独帜开——由税务桥派生出的税务街,在人气、地气兴旺的新时代里又派生出更多赋予新气象“税务”之家:税务饼店、税务茶食店、税务副食酱货商店、税务居委会、税务超市、税务社区服务站、税务桥排档……

1996年,地级泰州市成立,有着盐税文化底蕴的税东街首先得到了改造。五百多米长的税东街,路宽了,店多了,洋溢着现代气息的街道,与随后矗立于街头两端的两座“古税务街”石质牌坊,以及原本就在街边的明蒋科进士宅第、两淮盐运使乔松年的私宅乔园,形成了既古色古香又充满了时代特征的崭新面貌。

四百多米长的税西街,在二十多年前就自然形成了泰州餐饮排档一条街,泰州的饮食文化在这里得到彰显。修复中的明代宫氏住宅位于税西街中段。

今天的“古税务街”,集泰州盐税文化、泰州明清建筑文化、泰州饮食文化于一体,展现了书法家林散之题于“古税务街”牌坊上“汉唐古郡”“淮海名区”的精髓,让世人回味着“古税务街”的过往。

撰文/袁晓庆

供图/袁晓庆 小雨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泰州网| 泰州论坛| 家园首页| 群组首页|Archiver|( 苏ICP备08120664号-1 苏新网备2006016号

GMT+8, 2018-5-26 01:46 , Processed in 0.113007 second(s), 14 queries .

版权所有 泰州网络宣传中心 Powered by Discuz! Templates eric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